野梦成真

All your wildest dreams will come true.

哇哦(´⊙ω⊙`)我就知道他俩关系不一般≧∇≦

华为服的小伙伴们我们来认识一下啊~( ̄▽ ̄~)~一起打联机啊(≧▽≦)   这里小萌新一枚\(//∇//)\

嗷嗷(≧▽≦)被这两本书萌到了(*^▽^)/★*☆好可爱惹(/ω\)

emmm...  郁达夫先生也是很棒了~( ̄▽ ̄~)~

emmm......还是很不错的。   不过最后究竟谁才是哈乐丹啊啊啊😭

小小的神明

看巷说百物语莫名想哭。。。😭

呗呗子:

       很久以前,世界上是存在神明的,神明从一颗小小的石子,一片轻飘飘的落叶,甚至人们琐碎细小的愿望中产生,而这次我们的神明,是一个小小的,名为“山冈百介”的神明。


        神明百岁,就可以指定自己的奉者,或人,或物,或妖,奉者将被赋予永生;同时奉者也将是神明最信赖的人,假若连奉者都忘记,否定神明的存在,神明就会失去一切,变为最普通的人类,失去一切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。
 
         当山冈百介百岁之时,它早就选好了奉者,那是只银毛狐狸,其他神明都劝诫它,狐狸是不可靠的生物,还是选容易掌控的人吧,百介笑着摇头,执意选择银毛狐狸,并取名为“又市”,其中有什么缘由我们不知道,但是,百介成了世间最后一名神明。


        随着人们不在相信神明,鬼怪的存在,越来越多的神明从百介身边消失,这是,百介往往会产生一种巨大的恐慌,它缩在一个角落,抱住自己的膝盖,瑟缩在那里,而这是早已幻化成人形的又市总会从角落轻轻抱起小小的神明,安抚的轻拍它的后背,在神明耳边低语,“没事的,小的不会忘记大人的”。


        名为百介的神明越来越虚弱,甚至有时会一睡睡上好些天,而又市的笑容越来越少,终于有一天,神明醒来的时,它的奉者不见了,留下了一张写着“小的外出寻找方法,请大人在家耐心等待”的纸条,“家”一词让小小的神明安心不少,它乖乖听话的在家等着又市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 小小的神明等啊等啊,不知何时,小小的神明开始长大,从4,5岁的样子长到了7,8岁的样子,之后的某一天,有一个人类发现了神明,带回了家,收做养子,神明成为了人类。


         神明,不,应该说是人类百介,他始终想找到又市,不是想指责他,只是想问问他为什么不回来看看自己?百介开始周游各国,追寻怪谈,他坚信这么多怪谈,肯定会有和又市有关的,他苦苦寻找多年,终于在某一次的怪谈之旅上,百介遇到了那个让他想念百年,苦苦寻找的人,说起来也是丢人,在上百年光阴中从未哭过的神明,在看见又市的一瞬间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话都说不清,只能像从前还是孩童那样,拽住又市的袖口,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市在大街上被一个陌生男子拽住了袖口,刚想抽回就见那人哭的像的孩子,又市突然觉得很熟悉,想将人抱入怀中好生安慰,不过在大街上,着实让人尴尬,只能拉着男人进了酒馆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小的不知先生找小的什么事,难不成小的以前认识先生,说起来也算怪事一桩,小的记不起以前的事情,能否请先生为小的解答一二?”闻言百介停止了哭泣,愣住了,这些年他想了很多,见识了很多事,认识了很多人,他想过无数钟可能,却唯独没想过又市会彻底忘记他,不是因为他是个无能的神而不在信仰他,而是忘记,真是即悲伤又快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看起来很像我的一位故人”,百介只能这么跟又市说,“这可真是小的的荣幸,不知先生何许人也?”,“在下只不过是一个小店的少东,名为山冈百介,不用称呼我先生的”,可又市却改不了口,总以小的自称,这让百介感觉仿佛回到了过去,他还是个神明的时候,可现在百介是个人类,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,过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先生愿与小的同行呢?”又市问这句话时笑的像个狐狸,他本来就是只狐狸,百介恍惚着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路上发生了许多,百介也多次旁击侧敲的问又市,相信鬼神的存在吗?又市的回答很是肯定“先生,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鬼神的”,又市像百介展示了他的聪明,也像他展示了神明,鬼怪是人类幻想出来,不存在的事物,百介也点头回应,仿佛他也认同这个观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但,又市你为什么又是御行打扮呢?”,“这个啊,小的有记忆开始就这么穿了,不过到现在小的也不知晓供奉的到底是哪位神明,这可真是伤脑筋啊,小的只记得与某人有过约定,可是记不得与何人,何时有的约定,更不记得这约定是什么,只是隐隐约约记得这约定很重要,不知先生游历这么久,可知晓这是哪位神明?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 百介低下了头,迟疑了很久,才说道“这……不过是一个被人遗忘的神罢了,我也记不清了”,看不清百介的表情,又市知趣的没有问下去,“先生不想多说,小的便不问了”。


        之后,之后发生了什么呢?百介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苦苦回忆,可总想到之前的美好时光,罢了罢了,不在去纠结那些遗忘的尘世时光,反倒因为曾经是神明,与又市在一起的时光格外清晰,仿佛昨天还是幼童,今天就成了老人,弥留之际,山冈百介许下了他身为神明的第一个愿望,身为人类的最后一个愿望,“请让又市记起我吧”。

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曾经身为神明还残有神力,或者除了百介这个最后一个神明外又诞生了新的神明,这个愿望奇迹般的实现了,因为自己不老不死而躲起来的又市,终于记起自己身为狐妖,供奉着属于自己的神明山冈百介的事实,也终于明白,他对于山冈百介这个人的情感了,不是对于神明的尊敬,而是对以前那个小小的孩子,过后的青年,最后的老年,压抑在心底缠绵不绝的爱意。


        可是还是那句话,过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当又市赶到百介窗前,那人脸上带着的神情,跟他还是小小的神明时,睡在又市怀里的神情别无一二,又市清楚的感觉到他与自己的神明那种迷糊的联系断了,而心抽搐的痛起来。进屋抱起百介的遗体,不知去向。


        故事到这本该结束,不过在顺带提一嘴吧,此后日本便盛行一名叫山冈百介的神明,这位神仿佛一夜出现,据说是一位能为人排忧解难,保佑幼儿的福神,人们把这位神明画成了孩子的样子供在庙里,不知这位神明有没有从人们的信仰中再次诞生呢?